今公在

长醉常思

【小译07】gays on the ink:an epic love story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347078

原文在上面的链接里,翻译的就不要转载了~~~背景是高中生AU,双向暗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额,你想让我摆什么样的姿势?”勇利问道,不自觉地扯着自己的袖子。


“裸着,”维克多不带有一丝犹豫。


勇利刷的一下脸红了,庆幸自己经过前几天维克多的“调戏”后,可以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了。因为,恩,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哈哈,维克多,别开玩笑了。”


“我是在说着玩啦,”维克多虽然嘴上同意着。但是他唇边的笑意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认真,这种反差不由得让勇利的心跳都加快了起来。“就随便坐在哪张椅子上,坐的舒服些。创作作品很费时间,你明天还有体育课呢。"


勇利点头,突然意识到对方刚刚说了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明天有体育课??“


维克多的耳朵尖可疑地变红了,他喃喃道:我就随便猜了一下。”


这事看上去绝对的惊悚,就像是在平行宇宙和老的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节一样。那就是,也许,维克多也一直在关注着勇利。


勇利笑了笑,又有点之前那种晕乎乎的感觉,感觉这个想法有点好笑。他今天穿着一条深色的裤子和一件不错的衬衫(他想让维克多笔下的自己看上去更体面些)勇利坐下轻轻地往后靠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美术教室的钟缓慢而准确地滴滴答答,勇利可以听到维克多在素描时平缓的呼吸和时不时的喃喃自语。


... ...


勇利第一次见到维克多时是在六岁。


维克多比他大,而且他是那么的,完美,每天都穿着很好看的衣服来上学,完全不在乎班上其他男生的取笑。维克多喜欢任何强烈色彩的东西,他还有自己专属设计的铅笔。


而最最重要的事情是,维克多每天都会对自己笑。


那时的维克多,每次走进教室都是外套的拉链拉到下巴处,手揣到外套口袋里的形象,鼻尖有点红,会对班上每一位同学热情地打招呼。手指一摩挲着脸,可以看到他手上沾的笔墨。但是他还会走到勇利那比起其他人来说至少有一张桌子那么远的位置,走到那个因为勇利有点奇怪,年龄小又胖,所以给他安排的稍远位置上。而维克多会经常会专门走到跟前,冲他露齿而笑打招呼”早上好,勇利。“


直到勇利十岁那年的告白,他对感情的认知还很迷茫,仅仅停留在父母的爱情故事上,某种程度上,有些时候一个人无声的举动就可以让另外一个人一整天都明亮起来,让他们之间变得完全不同,能在含蓄温情中推动两人到更深一步的地方去。但要让勇利坦诚地说的话,他大概在遇到维克多的那一刻就迷失自我,迈出了第一步。【注1】


——————————

【注1】我可能理解错了意思,大家都来读一读,看一下对不对。

Yuuri confessed in front of his class when he was ten years old, confused and only used to listening to his parents’ stories about love and affection,and how, sometimes, just a quiet gesture from someone could brighten up a person’s day, turn them around and nudge them gently into place. But, if he was honest, he was probably lost when he met Victor in the first place.


重点看下加粗,我按照我的理解翻译了,有问题一起讨论啊~


评论(3)
热度(32)
©今公在 | Powered by LOFTER